长白山渔猎文化拾贝

长白山渔猎文化拾贝 王 军 王岩松 我出生在长白山脉张广才岭下的小山村额穆镇北大秧村。祖籍山东登州府,因为叔叔在文革中把家谱匣子烧了,所以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祖父王有是背着太祖父王金荣等人的骨殖匣子,从烟......

分享到:
发布时间 : 2008-11-06

                      长白山渔猎文化拾贝
                       王  军    王岩松
    我出生在长白山脉张广才岭下的小山村额穆镇北大秧村。祖籍山东登州府,因为叔叔在文革中把家谱匣子烧了,所以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祖父王有是背着太祖父王金荣等人的骨殖匣子,从烟集岗躲瘟疫到北大秧的。祖母何玉娥正白旗人,我有东何家西何家十位舅爷。母亲王淑卿祖上是船厂北大院当差之正兰旗人。由于父亲王鸿儒建国前参加工作,常调动,我在小学四年级离开了额穆。校长周景堂、班主任老师关维青,还有刘志文老师和周景云老师对我挺好的。我刚上学就因为赶小火车把书包丢了,叔叔王洪臣要替我抄书,是学校给我补发了课本。当时渔猎还存在于日常生活中,我有一些童年的记忆。岁月如梭,我从美术教师岗位上退下来后,把注意力转向了塑像、彩画、冰雪雕、园林等实用美术上,想为长白山旅游业做点实际工作。在长白山人参文化园塑山神土地老把头像时,听董事长岳洪刚讲打猎的事。在雁鸣湖古榆公园太和宫塑三清像彩画庙宇时,听住持高文新讲当地渔俗。到青沟子写生拍照牡丹江中杨家亮子。在安图修亭子拍照河中小亮子,收集了一些资料。论起来李国钧先生是我大哥,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写渔猎文化已力不从心。告诉我把渔猎工具照像或画出来写上具体说明。几年来,我陆续整理成“雁鸣湖渔话”“半拉人猎事”,合成这篇“拾贝”。
中国传统六十年一甲子。我已正式退休,在新的生命周期,要想写点、画点有传统的东西,趁此机会就把“拾贝”作为敖东书画院成为延边长白山文化研究会创作基地的第一份工作成果献给家乡吧。

 


                           雁鸣湖渔话
    牡丹江发源于敦化市江源镇西部的长白山脉牡丹岭,流经雁鸣湖湿地入镜泊湖,入松花江,入黑龙江入海。敦化市是牡丹江的源头,雁鸣湖是敦化的主要渔乡,所以这份牡丹江渔文化资料叫“雁鸣湖渔话”,是长白山渔猎文化的一部分。
    渔猎是人类刚从动物界脱胎出来时,就具有的谋生手段。牡丹江渔文化历史悠久。鹦鸽岭遗址出土的3000多年前肃慎族的骨制鱼钩,大山遗址和十八道沟遗址出土的陶网坠等都说明了我们的祖先早已利用着牡丹江中丰富的渔业资源。
牡丹江中野生淡水鱼种类多数量大资源非常丰富。据不完全统计,牡丹江中有细鳞、哲罗、狗鱼、青鱼、草鱼、雅罗、马口、召鳞子、青鳞子、红鱼、白鱼、武昌鱼、扁花、岛子、黄姑子、板黄、重唇、胡卢籽子、花老婆、黑老婆、鲤鱼、尺虫、胖头、白鲢、鲶鱼、嘎牙子、鳌花、勾心、黑鱼、泥鳅、花鲶鱼、七星子、沙乎鲁子、穿丁子、大眼贼、柳根子、老头鱼等54种鱼。其中鳌花、扁花、吉花和同罗、哲罗、法罗、胡罗、雅罗总称“三花五罗”。过去有“三花七罗的”的说法,现已失传。其中的鳌花鱼是我国四大野生淡水鱼之一,学名鳜鱼,肉质细嫩、味美上口、少刺,体重可达5公斤之多。哲罗鱼是凉水性鲑鳟鱼中的大型肉食鱼,是世界稀有淡水鱼种之一,被日本人称为“神鱼”,它体长可达一米多,喜欢活食。肉质细腻,可以做馅包饺子氽丸子烩鱼片等。据从小居住在额穆镇的民俗学者李果钩讲,他在牡丹江支流,发源于长白山脉张广才岭老白山的珠尔多河中,亲手钓过十几斤重的哲罗鱼。据说一米多长的哲罗重有三四十斤,最重的哲罗鱼有一百多斤。岛子鱼,也就是大白鱼,它是与大马哈鱼、滩头鱼并称“边塞三珍”,曾是向皇帝进贡的贡品,它“肉腴味美”,个头很大。记得我在敦化一中念初中时,每到放暑假回黑石电站时,都会看到我母亲晒的十几斤重的岛子鱼。因为麦子黄时过岛子鱼,所以,暑假就只能吃到晒的了。近年已很少见到岛子鱼了,2006年夏天,我听人说在黑石附近江中发现了岛子鱼不过只有几斤重。镜泊河鲫鱼据黑娘娘的故事中说也是贡品。民间有用鲫鱼汤催奶的说法,可见营养之丰富。镜泊湖红尾鱼至今还负载着美丽的传说沿着牡丹江成群涌来,传说是鱼精小红戴了货郎卖的牡丹花,致使这种鱼有了鲜红的尾巴。目前,雁鸣湖镇还有大量的红鱼匹子、白鱼匹子出售。雁鸣湖镇的塔拉湖里据说有大黑鱼。当地人高文新有一次下了两米高的网,起网时,划船的说:“有什么东西,水都打旋了。”他看见大鱼,露出了分水翅,有小劈柴拌子粗,就说:“快退”;船划远了,看见鱼露出了比船大的脊梁,打旋起了大浪,等水静了再起网,几米长的一段网被挣没了。很多人见过这两条大黑鱼,有一个人用枪打,鱼也不当回事儿。只是慢慢沉下去了。水冒着汽泡,打旋儿,几十米多的一块儿水浑,都是它们出现的征兆,当地渔民发现这种情况扔下网就跑,估摸着这鱼有千八百斤重。还有一次高文新看见水里起了个水桶粗的柱子,好几米高,很长时间以后哗的毁了下来。还有李钦风的岳父当年在一个大雾天到大山村的东大河去,看见河上有一个水桶粗的桥就走了过去,等过了河,桥动了起来走了,原来是条黑鱼。还有马文喜在东莲花泡子网住了一条黑鱼,二尺多长。没想到鱼笼子外大大小小的黑鱼黑压压的聚拢过来,越聚越多。虽然救不出去这条黑鱼,也不肯离去,马文喜把这条黑鱼放了,这些鱼才散了。我念初一时,学校支农到南台子铲地,当时张队长讲他曾见过一百多斤的发椤鱼。还有人对我讲,他用鱼叉叉枕木那么大的鱼,叉不进去,鱼就跑了………..,牡丹江中的野生淡水鱼,不仅种类多,有大鱼、名鱼、奇鱼,而且数量多。全市1965、1979、1980四年统计的总产量就有947吨。据雁鸣湖镇老户讲,前些年鱼咬汛时满江水像开锅似的。渔民们用几十条小船合伙赶鱼汛,鱼多了,怕影响船速,先把鱼埋在沙滩上,回家后再用牛车取回来。有时晚上打鱼去时,回来时为减轻重量多载鱼,一人从岸上走回,一个人摆船运鱼回来。一晚上打一船鱼是常事儿,一宿捕一千多斤鱼。白天鱼咬汛时下浮网,在水上随着走,一网挂满了鱼,顾不上摘鱼,甩到沙滩上,接着下网再甩,最后几个网的鱼一齐摘,一天捕一千三百多斤鱼。牡丹江中不同种类的鱼咬汛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因此根据季节从春到秋,可判断眼前江中主要有什么鱼,经过多方调查求证,牡丹江上游具体的鱼咬汛规律如下:四月初开江是勾心鱼,雅罗鱼和狗鱼咬汛,四月十八至五月甘五左右是鲤鱼、鲶鱼、鲫鱼、嘎牙子鱼咬汛。六月铲头遍地板黄、江鲤子咬汛,麦子黄时岛子鱼咬汛。七月铲头遍地时,白鱼子、黄姑子、黑头鲤子咬汛、七八月鳌花、胖头。八月伏天重唇鱼、大嘴马口、青鳞子、黑鱼、沙手鲁子、撅嘴鲢子、穿丁子咬汛。民间有七上八下的说法,就是说立秋前鱼往上游,立秋后往回游,下大湖(镜泊湖了)。正常鱼汛结束了,留下杂鱼、白鱼子、狗鱼。冬天花鲶鱼、山怀子咬汛,江边的人们根据鱼回游咬汛的规律,利用不同工具,采取了多种捕捞方式进行捕鱼,也形成了一些生产生活习俗。
挡亮子是历史悠久而应用普遍的一种捕鱼方法。《黑娘娘的传说》中就有皇上赐宁古塔老关家在牡丹江中建立三道铁亮子的说法。我家住黑石电站时曾经在一个早上划船到水壕头大亮子上,一次见到几十尾一尺多长的重唇鱼,就是说一下子就捕到了那么多鱼。那年头大河小沟上亮子很多,图片(一)是我在青沟子拍的鱼亮子照片,整条牡丹江都截住了。二00六年初,我听四海店雒青林老人说,这个大亮子现在已经被人折了。把石头都拉去盖房子用了。挡亮子的方法是在水流中用石头直接堆砌成八字形的堤,在水口处钉木桩组成架子。在架子上再铺上亮排子架成斜坡,因为水流集中到水口上很急,鱼被冲上斜坡去下不来,只有被人捡走,亮排子是用柳条等直溜的树条子绑成的,空隙不超过2厘米,用麻绳编两米长四道绳,一百根一帘。使用时可以接起来用。每年夏天过五月节前后铺排子,什么鱼都拿,封冻前撤去收藏起来,过年再下,小河沟上的小亮子也有人用筛子接鱼。图片(二)的小亮子在安图长白山博览城的小河中拍的一张照片。小河的亮子口也有下鱼兀子的。
鱼兀子是用柳条或笤条编的约两米长,40多厘米直径的圆锥形捕鱼用具。图片(三)是一幅示意图。前用一个喇叭形,外加一层长条,尾端扎住,形成圆锥形。鱼进入喇叭口出不来,遛兀子时把它从水中拎出来,解开尾端扎的绳子,就可以把里边的鱼全倒出来了。我小时候回北大秧老家时,曾见我三姨夫李万福每天早晨“遛兀子”时,把一水桶那么多的鱼倒进背筐里,下鱼兀子的方向也有讲究,立秋前口朝下,拿上水鱼,立秋后口朝上,拿下水鱼。
鲶鱼陷是在落雪后采取的一种捞鱼方法,鲶鱼也叫山怀子,是冬季咬汛的冷水鱼,头大口宽尾侧扁,俗语有“重唇嘴,粘鱼尾最好吃”,“鲶鱼炖茄子撑死老爷子”的说法。鲶鱼有花鲶鱼、黑鲶鱼等不同种类,颜色不同,都是皮有粘液无鳞。鲶鱼也有大个的,据我母亲讲有人在牡丹江中下夜钩,钩着个大鲶鱼,从肩上背着,尾巴搭拉到地了。鲶鱼陷的具体做法是:根据河流的宽度,在河流中打下一排木桩。然后把用柳条编的亮排子(与档亮子用一样)也叫亮箔立着插入水中,沿树桩固定组合成如图(四)一样完整的一道“鱼亮子”像一道墙一样挡住鱼的去路,鱼在向前游的过程中,遇到障碍物,不是回头游,而是沿着障碍物横向游动寻找继续向前游动的路径。当它游到鱼亮子头预留的眼,便进入了鲶鱼陷。鲶鱼陷是一个圆口双层网里层是开口的,外层尾端系上,收网取鱼时打开,意思与前面说的鱼兀子一样。鲶鱼进入陷后也可以游动,就是找不到出口,同时由于鱼亮子与鲶鱼陷之间,有一定落差,水流也很急,更不便游回去。渔民经常砸冰取鱼,保持鲶鱼陷上面的水不被冻死,冻厚。我与高文新到大甸子北面的江面上考察漂流出发点时,看到江中漂着很多立着的木段,一问才知道是一种捕鲶鱼的办法,具说这些20多公分直径的木筒是椴木的,上头堵死,鲶鱼贪吃筒里面的粘液回不了身,被捉住了。
压白杆子是一种传统的捞鱼手法,说是利用鱼怕白的特点,砌两道滚水坝,靠两边上下各压上一根白桦木杆子,如图(五)两道坝形成一个槽形地带,当鱼游到这里看见白色往下扎,一看底下也有白的便不动了,困在这个槽形地带里,用小网把鱼捞出来就行了。
搬网子是几米见方的大网架起来利用杠杆原理使网起落的捕鱼设施。图片(六)中的板网使眼前景象很有一种塞上江南的水乡风味,板网设在河边,小桥上流头,闸坝下游回流处,河道的狭窄部位,江河的支流口等处,因为鱼在此经过时稍有停留而易被扳起,具体作法是在江河边搭一马架子,在河里打上木桩架一座6米长2米宽适当高的桥架,在前端放一圆木凿上四个孔安上四根6米长杆形成互成角度的两个三角形,在两个朝外的尖端上,一端系一绳梯和一适当重量的石头,以拽起另一端系的网,系网是用一半米长绳系在一个十字形长杆的交叉处,十字形长杆的四个外端各绑1个短杆,四个短杆下头绑着网的四角。网沉入河底人们用手拽绳梯起网,到适当位置把绳梯挂在一个木钩上。然后手拿操捞子去捞鱼,一般主要是早晚和夜间搬鱼,鱼多时,勤起网。鱼少时,时间隔长一些,目前,牡丹江中搬网已不多,因为鱼少了人们没有时间看着,好多人都在江中下围网。
围网也叫迷魂阵,见图(七),是现在牡丹江中常见的捕鱼方法。人们说是绝后网,大小鱼都拿,鱼一游进去就跑不了,所以春季鱼繁殖时不应设置。它是用尼龙丝结成的网片用木杆插入水中固定成各种形式的阵,它原理跟鲶鱼陷一样,鱼通过各方面的门户进入后就游进了死胡同。网片的高度要高于最高水位一尺,一般设在顺江河的深水处。
患网,见图(八)是迎着激流的口袋形的网,鱼顺流进入里面。
    旋网,见图(九)甩开即可捕鱼。“嘴有城门大,牙有七八斤,浑身尽眼睛,尾巴只一根”说的就是它。
抢网,图(十),抢网是在浅水用的,手执长竿这头,往前推,小浮鱼被捉。
挂子,是网片上装浮子下装铅坠,下水自然直立着的网,网眼有插一插二插三等拿大小不同的鱼,也有大小网眼的网合着下的,傍晚下网,第二天早晨起网,冬天砸冰眼子下挂子,也是一个特色捕鱼法。拉网、抬网(图十一)地龙(图十二)花兰(图十三)等都是目前尚在使用的渔具。过去的网都是蚕丝线织成,须用猪血血过晒干防水才能用,普通线织的网,血过用锅蒸后晒干才能用。用几天泡湿了不能用,须晒干才能再用,所以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说法。
过去鱼多,用鱼罩(图十四)罩住就能抓鱼,鱼罩是用柳条笤条编成,上下有口的圆椎形,下大口2尺,上小口6寸,高约二尺,罩住鱼后,手从上小口伸入抓鱼。用鱼叉子叉鱼,都叉大的,二十多斤的鲤子叉在大脖根上,按住。鱼叉杆头带环,环上拴绳子绑在手脖上,以防鱼叉被鱼带跑。晚间利用鱼向光的习性,一手拿点着的松明火把,一手拿鱼叉,鱼奔亮来后静伏不动,很易叉着。鱼叉有铁打的长齿叉头,按上木把上(图十六),也有用水曲柳杆或黄花松杆加上八号线做成的,办法是在木杆头上适当矩离,锯口嵌入铁线,也有在木杆上用烧红铁线钻眼穿入铁线,钻眼的不上下串更好用。铁线前端砸扁,锉出尖和倒勾(图十七)。用大长片刀或锯砍鱼也是净砍大的。还有蹲石头上,或砸开冰捞净碎冰的冰窟窿也用马尾套套鱼,把马尾套到鱼腮处,猛一拽就上来了。还有用和小水沟宽度一样长的蒿把子捞过去,也是白手拿鱼。十个、二十个人可以一起围着往兜,一边走一边用手摸鱼往身后背筐里扔。淘干锅是把水堵上或别水改道,把水掏干,把鱼全抓上来的方法。冬季则砸干锅也叫刨干锅,是在适当的地方把冰刨开,水已经干了,鱼和蛤蟆全拣走,如果还有水就用操捞子也叫操罗子,往一个方向搅水,再反回一捞就会把鱼和蛤蟆捞上来。还有震鱼是用锤子或石头砸石头把鱼震昏抓住的方法。
钓鱼开始是用毛钩,听说在北大秧是杨明谷老师最先使用毛钩钓鱼的,方法是用黄野猪毛、鸡毛和麻纰扎成飞蛾状用作钓饵,毛钓在水面抖动,鱼以为是昆虫跳出水面吞下去。就被钓上来。我小时候挖蚯蚓上大河钓鱼把沙子黄土放进蚯蚓罐,使蚯蚓发红,鱼爱吃。当时鱼竿上的鱼漂是用将竿做的,鱼漂跟钩的距离是根据水的深度调整的,鱼坠是用牙膏皮做的,重量要适当。2006年为额穆策划古驿广场时,杨老师在西大河边上说:“李果钧钓着过大鱼,十几斤重的哲罗鱼”。李果钧先生曾在《钓叟哼韵》中写道:“天风溽暑钓黄昏,垂立浮漂见下沉。鱼大竿微弓月满,水深岸陡半悬心。锦鳞急跳萍飞叶,红尾猛拨蒲动根。轻下绰罗速举起,一条肥鲤六七斤”。还有不用鱼漂的钓法叫放水线,鱼咬钩会抖动鱼杆梢,举起鱼竿就会把鱼钓上来。晚上把二尺多长的短竿插到河边,让诱饵漂浮在水面,鱼咬钓了起上来就是,这种方法叫“撅搭竿”。还有用短竿拴上三尺多长的线,线上绑两只大点的钩,在离钩几寸远绑一个铜钱大小的扁铅坠,钩上销上小蛤蟆,不停抖动鱼线,铅坠在水面吧嗒吧嗒响,鱼以为蛤蟆在动,吞食而被钓,这叫“吧嗒钩”。下夜钩是把大鱼钩绑在三四尺长的绳上,一头绑棍插在岸上,一头绑石头扔在水里鱼钩上销上手指肚大的小蛤蟆,第二天早晨遛鱼便是。还有一长串大钩都销上小蛤蟆,一头投石头扔水里,一头固定在岸上,第二天早上遛鱼,可钓到粘鱼、重唇鱼等底水鱼,还有钓到鳖的。销带血丝的猪肝能钓鳖。河蚌俗称蛤蝲,雁鸣湖镇江中蛤蝲极多,我曾到杨木嘴子捞过蛤蝲,赤脚在水中趟,踩到蛤蝲,伸手捞出来,在深水就把一个结实杆子插在水中,手把着竿子,潜在水中去摸蛤蝲。还有用叉子叉蛤蝲的。我在太和宫门前看见过成船的蛤蝲。
蛤蟆又叫田鸡,林蛙、哈土马,肉味鲜美,蛤蟆油营养丰富。春天蛤蟆在小泡子里产卵,我曾见别人用手电筒照着蛤蟆用一长竿头上的一根大针一刨手一翻个而抓蛤蟆,春天蛤蟆从河里上来爬上山,下雨天,人们大批出动去抓蛤蟆。秋天蛤蟆下山回河里冬眠,人们下兀子、翻石板、还有挖沟、挡长趟子(图18 )捉住后,雌的穿串晾晒剥蛤蟆油,雄的就做菜肴了。
蝲蛄,又叫长白龙虾,当年河里很多,我们曾用小抬网捞过,用三齿子在上游勾动石头,推到网前抬起来,把蛤蟆扒皮裹上乱麻秧子,放水里,一钓一大堆蝲蛄。直接翻石头,手急眼快也能抓住蝲蛄。
过去有渔把头,都是有经验的渔民,早晨一看天气就知道该上哪去捕鱼。“跟我走吧”跟着去的一定能捕着鱼,驰边的打不着鱼。把头祭江的方式是摆菜敬酒。上上两盅后拜道:“河神老把头在上,我们哥几个吃点水钱儿,望多照应”。不能提鱼字儿。午休时,打鱼人边晒网边炖鱼吃,自己吃什么炖什么。一般拿一条因为多了吃不了。吃鱼时把头吃鱼头,他说不吃别人才能吃。在渔乡吃鱼不能说翻过来,而应说划过来,是忌讳翻船。
吃鱼,过去是说江水炖江鱼,原汤化原食。在江边用石头支上锅,烧上水,把收拾好的鱼放进去加点盐、辣椒、把蒿就可以了,炖出的鱼原滋原味,鱼汤也非常鲜亮,这叫清炖,加酱叫酱炖。把鱼胚子用火烤吃。过去鱼多吃不了,剖开晒干便于保存叫生鱼胚子。红鱼胚子很有名。红鱼胚子蒸土豆片是一种传统吃法。把鱼剁碎了作鱼丸子,鲜嫩可口。蝲蛄剁碎或上磨拉碎过滤,下到开水锅里就成了有红似白的蝲蛄豆腐。蛤蝲肉炒韭菜、黑鱼肉、狗鱼肉做馅包饺子都很有特色。
以上是记忆和收集的部分渔文化资料,附上一篇渔迷也是过去的真事。


                            渔  迷
额穆镇通往老白山的路上有个驿北桥,桥北是北大秧村。据说当年从吉林乌拉到宁古塔必须走这条驿路。人们走在驿路上看见北边的庄稼长得很好,就起了个北大秧的地名。北大秧是个山青水秀物产丰富的好地方,早先年就有了人烟。农民王有在这里勤俭度日。这天他赶着老牛破车疙瘩套走到河里,偏偏这时牲口套断了。因为他手有残疾,系起来很费事,就在河里耽搁了好长时间。这本来是常事,可是今天却有了意外的作用。原来一个三岁小孩在水板凳上钓鱼,不小心掉进河里已顺水漂了二里多地。王有把牲口套系好了却看见上游漂下来块红布。拎起来一看,原来是个穿红毛衫的小孩。他一看,这不是北炕的李果钧吗?他就忙着把小孩抱回家去,放在倒扣在地上的大锅上,小孩肚脐对着锅脐子控水。两家人费了好半天劲,终于把小孩救活了。没想到李果钧一辈子都好钓鱼,可谓钓鱼成迷。七十三岁时出版了《钓叟哼韵》序首自称:“我是渔迷,一切爱好皆列渔后”。他对王有的孙子时年六十岁的王军多次讲起此事。一九三三年出生的李果钧先生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协会会员、吉林省民俗协会名誉副理长是对满族文化整理很有贡献的学者。在为额穆镇策划古邑广场时,镇党委书记兼镇长金建新说:“杨明谷老师、李果钧老师、王军老师是我们额穆的三宝”。


                           巴拉人猎事
    白山黑水间的广阔原野,曾经是我们的祖先驰骋渔猎的地方。当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劲旗挥戈南下,统治了整个中国,并把老祖宗的“龙兴之地”封禁起来时,在松花江上游牡丹江上游的张广才岭一带仍然以渔猎方式生活着一些人。他们是逃避征兵躲进山林的满族人。由于没有编入八旗之内“不在旗”,所以被称为“巴拉人”。“巴拉”是满语“巴拉玛”的简化,是“行为轻狂之人”引用为无组织无纪律的人。是说他们没有听从努尔哈赤的领导“随龙入关”。从那以后,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一带老林子里,直到日本侵略者统治东北“归大屯”时才被迫出山。在敦化市额穆镇,曾经有“巴拉顶子”、“巴拉窝集”、“巴拉渟”等名称。这些狩猎资料是从在团北工作的荆树发,北大秧住过的李鹏等人搜集的。是在禁猎前曾流行于半拉人曾经活动的区域并有一定的原始性,所以叫半拉人猎事。
猎狍子是用套子套和用狗撵。猎狍子的时间一般选在入夏至次年春季化雪时。夏秋一般把套子下在庄稼地边,山脚下及草甸子边。根据地形、地势选择狍子必经之路下套子,表面看狍子是满山遍野随便跑,其实也是有规律可循的,掌握了它的规律才能把套子下到适当的地方。套子口径一般在40公分左右,套子离地高度一般是平地约与成人膝盖一般高,下坡路要高于膝盖三寸,上坡路要低于膝盖一寸半左右。至于套子的材料古时候是用绳子,近现代改用金属丝。到化雪时一般将套子卸下,改为追猎就是用狗撵。一般离猎场近的零点左右出发,离猎场远的二十二点至二十三点出发,带上雪撬、刀、明子(近现代改用手电筒)、干根等,领几只猎狗。进入猎场后,人穿上雪撬走在上弦,狗搜索下弦。此时狍子大多数是在有风的朝阳坡,雪厚的地方,卧雪拔翁睡大觉。当猎狗接近时,它才发现。可这时候它已跑不过狗,猎人听到狗叫随即滑雪而至,捕获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
猎鹿方法和猎狍子基本相同,只是套子的口径大一些,一般在1尺半到2尺左右。离地高度平地在2尺2到2尺半。
猎野猪主要是用狗进行围猎,基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守口待猪:让箭法好的弓箭手躲在一处伪装起来等待野猪,其他人带着狗从外围往这个地方赶。当野猪跑过此处时,被弓箭手射中要害的野猪便被捕猎。还有一种是卧地刺猪:有的野猪或因个头小,或因判断不明逃跑方向不对而被一群猎狗围住,小一点的野猪能被猎狗咬死,大一点的也会被训练让有素的猎狗按住,这时猎人便迅速拔出猎刀从野猪侧肋缝刺进野猪心脏。然后刨开野猪膛,将其下水掏出喂猎狗。猎狗尝到了腥味,劲头就更足了。也有用套子套野猪的,方法是:找出野猪常走的路,根据地形找出下套的地方。套子的口径一般是1尺到1尺半,离地3寸到半尺左右。
对以上三种动物还有一种下窖捕捉的方法。就是挖一个深七、八尺直径六尺左右的锥形坑。坑的四周用剥了皮的树干并排围起来,窖盖上作好伪装。动物撵到窖里,由于四周壁滑,被困在里边,而被人们猎获。这种方法已有六十多年不用了。
猎熊用下套子的方法与套野猪大同小异,有人说套子绑在一段木头上,熊有劲抱着走,等它爬上树,往下一蹦,就成了吊死鬼。冬季猎熊是采用掏仓子的方法,一般从秋季就开始留意,哪里有熊仓、熊洞。到冬季看到树洞口有霜就证明里面有熊(是它呼吸的结果)。一伙人中选胆大灵敏的。往树洞里扔火,或用大斧子砍树、用尖木头捅,总之是把熊引出树洞,别人就用箭射胸口长白毛处,用长矛在猎狗的帮助下把熊捕获,有了枪之后,就用枪打长白色的地方,但熊极勇猛而且生命力强,有人说把它肠子打出来,它用爪子把肠子又塞吧塞吧还撵人,猎人用猎刀和它搏斗,北大秧的李万福老人当年曾和熊一起滚了砬子,用猎刀取出熊胆,浑身是血往家走,他大哥看见了问:“老二你怎么了”!他才一下子堆了。被人把他和熊都抬回了家。我小时候还看见过他被熊咬透了腮帮了下的疤痕。还有人把炸子抹上蜂蜜,熊抓或咬时被炸的。
对于熊和野猪也有下地枪捕猎的。到庄稼成熟时,它们来祸害地,有个歇后语说:“黑瞎子掰苞米,掰一个扔一个,最后只剩一个,在它们每天来的路上,找个隐蔽的地方,把枪固定在地上,根据蹄掌印判断其大小和身高,将引线横在来路上,等它们趟上时拉动枪板机,子弹命中动物前胸而使其毙命。
    猎獾子一般是用狗追捕。掏獾子洞或用烟熏出洞来,而捕获。
    猎狐狸最原始的方法是用猎狗围追捕猎。后来开始用夹子夹,在狐狸藏身的洞口,或经常出没的地方,把夹子支好,然后巧妙伪装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才能夹住狐狸。
猎野鸡可用鹰,就是架着训练好的海东青搜寻野鸡,当野鸡惊飞起来时,猎人把鹰放出,野鸡见了鹰便落地,把头藏起来“顾头不顾腚”猎人用手去抓就抓到了。还有下套子套野鸡。把马尾套加细绳固定在草趟子等野鸡走的道上,待野鸡经过时套住它。也有用夹子打,把夹子埋在土里露出头苞米粒,野鸡啄米时被夹子打住,用猎枪打野鸡是惊起后抬起枪就勾响,顺着鸡飞的方向,枪砂打过去一般命中率很高。是我小时候曾经和母亲去溜过公野鸡。母亲把黄豆掏空下上青酸钾锂,放到场院上,第二天早上到场院边有高草芽的地方,野鸡吃了苞米飞起来跌到了这里,人们来捡走就可以了。
猎野兔最古老的方法是用猎狗撵。用细绳下吊套。兔子总走固定的道,利用这个习性就可以套住它了。用箭射,后来用枪打也是办法。
猎黄鼠狼最古老的方法是用压排子砸。把一段树干悬空吊起,根据树干的宽度在两边钉上两排木橛子,中间放上诱饵如鸡头、兔爪子等待黄鼠狼进里去吃诱饵时,踩动机关使树干落下把它砸死。这种机关也叫路碓,也可捕捉灰鼠、紫貂、山兔、野猪等。还有在雪地用玻璃瓶子插出园洞水冻成冰,里边放上诱饵,黄鼠狼光能伸头进去吃,退不出来,被捉住。还有把夹子下到黄鼠狼走过的道上伪装好,当它走过来时被打住。
对于食肉动物还有一种做法是把肉放在树上,当它们跳起来吃时被勾住。
    当年的巴拉人和后来到这一带山区居住活动的人们用套子套、夹子打、压排子砸、下窖窖、用箭射、枪打、烟熏、火烧、乃至下药药用鹰捉,狗攆等等原始狩猎方式把狍子、野猪、獾子、狐狸、野兔、黄鼠狼等丰富的野生资源猎取为生活资料,这在禁猎的今天已成为历史的回忆了。
我还听说一个趣事,有人采元枣子,一抬头看见一个黑瞎子在架上吃元枣子,就用手轻挠它大腿里的睾丸,黑瞎子一舒服就张开了两条腿,用绳把睾丸套上,另一头绑在一棵树棵子上,等黑瞎子发现人逃时,想去撵,动不了了。
俗话说张三横草不过,可见狼的狡猾,白灰圈、麻绳套也能吓唬狼,据说狼赶猪是咬着耳朵用尾巴赶着走。据说狼能在背后用爪扒人肩膀,人一回头,张口就咬住喉咙,所以山里人 ,遇这种情形不回头,而是用手紧紧抓住狼爪子,走到有大石头处,猛甩出去摔死狼。
长白山里的人管老虎叫“猪倌儿”,因为它常常跟踪野猪,就像跟着猪群放牧似的,目的是抓掉队的猪吃。一般不敢惹单个的野猪。孤猪多是成年的公猪。它有长长的獠牙,还有一身松油粘沙形成的“铠甲”,“兽中之王”老虎。和“森林大力士”狗熊都惧怕几分,人们常说“一猪,二熊,三虎,四鹿”。
林子里最厉害的不是上述动物,据说是豺狼子,它看见猎人拢火并把兀拉草拿出来亮上就围着尿一圈尿,什么动物都不敢来了。说它的尿沾上就烂,据李果钧老师讲豺狼子叫声是“邦邦……”。
有人在林子里看见一堆山梨,黄黄的都没有把,这是黑瞎子吃完又拉出来的。
    山区人的生活与狩猎关系密切,衣服、鞋、帽全是皮的,靰鞡是用皮革制作的鞋,最初用兽皮制作,后来也用牛皮、猪皮制作,形体肥大,前尖后圆,脸上有褶,四周帮上有六个耳子,穿用时,在鞋口处垫上布叫兀拉腰子,鞋内絮上兀拉草,用细皮带或绳穿过兀拉耳子绑在小腿上。特别的是人们外出都在腰间扎一块毛皮,走路时朝前以护裆,坐下朝后当褥垫,很方便实用。皮帽子以狐狸皮为好,獾壳子也很讲究,烟口袋狍子脚制作,狍子角,鹿叉子挂衣物,冬季把兽肉浇水冻上,夏天煮熟晒肉干保存,就连喝酒的酒令也与狩猎有关,据李果钧老师介绍,用两手捏耳垂表示戴耳环代表猎人妻,用两指在嘴唇上表示胡子代表老猎人;左手在前右手在后食指与小拇指成直角其余指弯回两手成一直线作射击姿势代表枪,两手拳成虎爪状手心朝外放于额头两侧同时张嘴瞪眼表示虎怒,代表老虎。评判胜负的标准是:老猎人胜枪,枪胜老虎,老虎胜猪人妻,猎人妻胜猎人,猎人遇虎,猎人妻遇枪则不分胜负来。这种酒令不需要咬文嚼字,也不用大呼小叫,直朴文雅,简单易行。
巴拉人是长白山区的原住人群,权用以贯名这份资料了,我听说诗人张洪波写过半拉人,多次请求,终于赏脸。现将张张洪波先生的《巴拉人传说》全文附后,使对半拉人有更深刻的了解。

 

分享到:

网站制作:敦化新闻网     网站制作联系电话:15204335888
地    址:敦化市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局新闻网     吉ICP备09004362号

[网站管理]